加载中 ...
首页?>?股票?>?必读?>?正文

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2019-09-25 22:30:00 来源:亿欧网 阅读量:3426

原标题: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2019年的港股市场与2018年相比,教育企业上市的热情显然稍显沉闷。虽然有新东方在线、中国东方教育、嘉宏教育、思考乐教育和中汇集团相继登陆资本市场,但不难发现几家上市的企业进行上市冲刺都是在2018年。而在2019年新交表等待聆讯的教育企业寥寥无几,仅有向中国际、东软教育和华夏视听3家。

产业整合下教育特性凸显

华夏视听传媒集团最早可以追溯至1998年《影视同期声》的制作及开播。随后《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京华烟云》等优秀电视剧。而国内知名导演张纪中也赫然出现在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列表之中,侧面反映了华夏视听传媒集团对在影视制作方面的水平。

而正是由于影视制作主业的蓬勃发展,华夏视听集团在2004年,由影视制作扩张至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业务,与当时还是北京广播学院南广学院共同成立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而公司的创始人蒲树林也通过南京美亚成为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唯一的投资人。

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近年来,影视制作行业面临的监管和政策频出导致行业收入在短暂波动后长期增幅受到影响。以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传媒行业总收益在2014年到2018年间以年复合增长率15.0%增长,从1.24万亿增长至2.16万亿。而受政策影响,未来传媒行业的总收益增幅将逐步放缓,年增长率从13%左右逐渐降低至10%,行业总收益规模从2.45万亿逐年增长至3.8万亿。

而传媒行业的波动性在华夏视听的营业收入中体现最为明显。华夏视听在2016年至2018年之间,影视制作收入波动频繁,2016还是134.9万元,2017年即变为3.01亿元,而2018年又跌到9139万元。

与影视制作行业的剧烈波动不同,教育行业的稳定性在华夏视听中得以更大程度的体现。自2016年至2018年,华夏视听的高等教育业务收入基本维持每年8%左右的增幅。从2.4亿元逐年增长至2.8亿元,除2017年以外,在2016年和2018年均是华夏视听收入的主要构成。可以说如果没有传媒学院南广学院,华夏视听的财务情况会因影视制作行业的特点产生巨大波动,对于其上市及上市后业务稳定性都构成不小的挑战。

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量价齐涨,扩容招生

华夏视听高等教育收入的增加离不开学生总人数的的逐渐上涨。自2015/2016学年,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的再度学生总是从1.2万人逐年增长至1.3万人。虽然平均年增幅仅约为3%,但其学校利用程度基本在97%左右。

而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收入的不断增加,与四年制本科课程在读学生人数连年增加密不可分。在2018/2019学年,本科在读学生人数已达1.2万人,对应学费收入区间则达到1.4万至1.8万之间。学生人数和学费收入的双面增加,为华夏视听提供了收入稳定增长的预期。

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从行业来看,学生人数和学费收入的增长根本原因与近年来艺考的火热弥补可分。2018/2019学年,有超过5.8万名学生报考南广学院,而最终录取率仅为4.6%。我国民办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在校学生人数在2014年至2018年保持了4%左右的年复合增长率,而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在2019年至2023年间,年复合增长率将在1.6%左右的水平。这意味着未来5年,我国民办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而作为第二大民办传媒与艺术高等教育的南广学院,或将从中获得更大优势。

华夏视听此次上市募资用途可以看到,除用于投资高质量的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之外,主要的用于一方面用于改善和扩大学校容量和教学设施设备,以招收更多的学生创造业绩增长空间,另一方面华夏视听将专注于收购在华东及华北成立的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机构或培训机构,在南广学院的主要招生地区增强影响力和竞争实力。

送审稿分类管理没那么简单

自2004年成立以来,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就是以我国民办高等教育在发展过程中的特有形态——独立学院的方式进行运作。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每年向中国传媒大学支付许可及服务费用2000万人民币,用以取得中国传媒大学的名称授权与相关教育资源支持。

从2017年开始,南广学院停止支付相关许可及服务费用,并在2019年7月,南广学院以向中国传媒大学支付1.6亿元终止相关合作办学,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从独立学院转设为普通民办高等教育机构,转设后,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计划于2021年更名为Cathay University of Communication, Nanjing。

如果转设顺利,以四年制本科课程计算,2017年以后入学的学生或将面临学校名称与报考时不一致的情况。并且缺少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名称,南广学院未来的招生或许也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南广学院之所以会在上市时进行独立学院转设,或许是为规避未来可能出现的办学资格的风险。2018年《民促法实施条例(送审稿)》中明确提出,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者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承接了自新《民促法》以来对民办学校实施分类管理的思路。南广学院的转设也体现出办学者在营利性与非营利性之间的选择。

然而,如前所述,民办学校转设从制度而言是办学者的选择,学生作为教育服务的接收主体一定程度上需要有相关的知情权。以南广学院为例,对于2017年以后进入学校的学生而言,或许当时的报考因素之一就有对于学校名称的偏好。然而在毕业之时获得的相关学历认证却缺少了部分或将直接影响到学生的就业。

从政策制定的角度而言,分类管理有利于理清我国民办学校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但同时也需要注意到,在政策转变的过程中,对于学生的影响以及在政策具体实施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情况进行更为人性化的考量和推动。

“金融知识”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jinrongzhishi.com,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